马俊仁最贵藏獒值四千万 要把狗培养成世界冠军(图)

今日,中国首届藏獒展览会在河北廊坊结束。昔日田坛名帅马俊仁“摇身一变”,成为中国藏獒协会主席。会议进行时,有人为马俊仁送上一幅字——獒神。在接受本报记者的独家采访时,马俊仁谈起藏獒,滔滔不绝,话题涉及田径,他却借口搪塞。

马俊仁1986年就开始养狗。近20年里,从狮子狗、京巴儿、牧羊犬,到现在专职养藏獒,老马摸索出了不少“狗经”,据他自己说他写的书一上市就脱销。在老马看来,藏獒代表着男子汉的气魄。他还建议中国男人都该养藏獒。

马俊仁:我早在1986年就开始养了,那时候养的都是狮子狗、京巴儿、牧羊犬之类的品种。不过,你可别小看我现在养藏獒的事儿。往远了说,这有重大的意义。以前,老外老批评咱们中国人没有养宠物的观念,像藏獒这样的珍贵动物,还经常被捕杀了吃掉。现在,感谢党的政策好,大伙儿的经济水平提高了,也有闲钱养宠物了。你们老外能玩儿,中国人也能玩儿,而且我们还就玩藏獒,不玩你们老外的牧羊犬。你知道不,全世界所有的珍贵犬类动物,都是藏獒的种。所以,我也号召全国人民保护藏獒,维护民族利益。

竞报:那您养藏獒的目的就不仅仅是自己玩了?

马俊仁最贵藏獒值四千万 要把狗培养成世界冠军(图)

马俊仁:那当然,我当年能把人培养成世界冠军,现在也能把狗培养成世界冠军。以后,我要带着我养的藏獒去参加世界评比。

竞报:为什么偏偏选择养藏獒呢?

马俊仁:什么样的人就养什么样的宠物。我建议中国男人就该养藏獒,因为它代表着男子汉的气魄,刚强、勇敢,是“东方神犬”。

竞报:在养藏獒的领域里,您是专家,为什么不出一些这方面的书?

马俊仁:出了,出了不少呢。刚上市就脱销了,难怪你们没看见。

128只纯种藏獒,马俊仁自言自己的藏獒基地全世界最大。老马曾为自己的一只爱犬开出4000万天价。

马俊仁:128只。

竞报:那全世界最大的藏獒基地养了多少只?

马俊仁:在日本,也是128只。

竞报:您干吗不养129只?

马俊仁:日本那家算什么?他是所有的犬种加起来128只。我这边的128只全是纯种藏獒。你说到底是谁的大?

竞报:在您养的藏獒里,您最喜欢哪只?

马俊仁:当然是我的“小王子”,这家伙,长得贼漂亮。你见过长得这么标致,五官端正的狗吗?你看看他的胡子、头发,真顺溜!它自己也爱漂亮,身上有点灰,它立马就给抖掉。

竞报:马指导,这只“小王子”好象有几天没洗澡了吧?

马俊仁:人家藏民一年四季不洗澡,也不照样挺干净的?

竞报:这些藏獒的名字都是您起的?

马俊仁:那可不。你看它的兄弟“大王子”,这是我花150万买来的。哥俩儿老喜欢呆一块儿,当年,有个韩国神父看上了我的“小王子”,出价2000万要买走,我对他说,你就是出3999万,我还是不卖。他跑到沈阳找我的朋友帮忙,我还是那句话,除非你拿出4000万,不然,没门儿。

竞报:您觉得哪只对您最忠诚?

马俊仁:“天尊!”可厉害了。有了它,我连保镖都不用雇。这家伙的嗅觉、听觉特好,有点动静都知道,我要是雇个保安,他万一打盹了,还给我误事呢。以前藏民养牛,养羊,都是藏獒给看着,绝对不会出事儿。我看啊,大家现在也不用请保安,直接养藏獒得了。

老马的手下服装统一,背后仍都印着“马家军”字样。是他仍然怀念当教练的日子?老马淡淡的回答,只是偶尔通过电视还看看田径比赛。

除了藏獒,啥都别聊

竞报:您的的藏獒基地有多少工作人员?

马俊仁:9个丫头片子,大部分都十八九岁,刚从畜牧学校毕业的。

竞报:我发现她们穿的工作装上都印着“马家军”字样,那是您以前当田径教练时,队员们统一穿的服装,您还怀念当教练的日子吗?

马俊仁:偶尔还看看电视里的比赛。

竞报:您是去年10月28日正式退休的,在您此前的教练生涯里,有遗憾吗?

马俊仁:以前,我有三大愿望:培养世界冠军、破世界纪录、建训练基地,这些我都实现了,也就没什么遗憾。

马俊仁最贵藏獒值四千万 要把狗培养成世界冠军(图)

竞报:听说您每天都在和您在大连的田径训练基地保持联系,是否想过复出,重回田径场?

马俊仁:我已经退休了,但我还是会随时服从当和国家的安排。祖国需要我,这是我的愿望。

竞报:据说您以前当教练时,系统地学习过动物仿生学,并且运用到训练中。现在,您能用您以前的仿生学知识给刘翔一点建议吗?

马俊仁:我现在不做教练了,也不研究这个,没什么好评价的。

竞报:此前,您的得意门生王军霞开了健身俱乐部,你亲自到沈阳贺喜。您和她还一直保持联系吗?

马俊仁:咱们不是说了就聊藏獒吗?别的我可都不说了,你问了也没用。 以前,有媒体邀请我到雅典赛场评说,并允诺给我一笔丰厚酬劳,我马俊仁不缺钱,如果看在朋友的面子,我自己掏钱去雅典都行。但我怕自己管不住自己的嘴,到了那里,我肯定成为大家关注的对象,尤其是外国记者一问我,你说我怎么说?一旦说走嘴了见报怎么收拾局面?有些人本来看我就不顺眼,我再火上浇油,那不是主动给人添话柄吗?”

马俊仁一走进展览会现场,马上有人叫到,“这不是马俊仁吗?”话音刚落,一群人立即涌到马俊仁周围,但“迫于”马俊仁当年的赫赫名声,又不敢靠近,只得在旁边指指点点,“好象肚子比以前挺多了。”

一个小姑娘在母亲的示意下,冲到马俊仁跟前,“马爷爷,咱俩照张像吧?”马俊仁立即停下来,“老老实实”地站在小姑娘旁边。“咔嚓”声刚落,大家迅速“抢占”马俊仁身边的“有利地形”,前后左右,挤满了人。“马指导,看这边。”马俊仁十分配合,身子一扭,对着相机微笑。“这边!”马俊仁又扭头对着另一台相机微笑······无奈,人越聚越多,马俊仁只得站在原地不停旋转,以适应不同的拍摄角度。

马俊仁“违规”

此次藏獒展览,马俊仁共带来30只“爱犬”,它们被关在铁笼里,铁笼上挂着牌子,上面标明——“獒主马俊仁”。

马俊仁艰难地冲出人群,走到“小王子”旁边。看到“小王子”懒洋洋地躺在笼子里,马俊仁嘀咕了一句,“没男人味儿。”令大家意想不到的是,他居然打开铁笼。旁观者“哇”地一声,向后退了几步。马俊仁得意地笑了笑,把手伸进笼子里,托起“小王子”的脑袋,“别给我丢人!”见主人发火,“小王子”忽地站起来。大家刚涌近铁笼,“小王子”一声狮吼,大家又躲远了。马俊仁关上铁笼,乐了,“男子汉!”

在展览大厅里,赫然立着一个牌子,上面几个醒目的大字——危险!任何人禁止触摸藏獒!

独占“獒”头

马俊仁站在自己的藏獒旁边,得意地听着大家的啧啧赞许。他掏出一根“玉溪”,套上烟嘴,吞云吐雾。此前,大厅的广播里不停地重复着,“展区里禁止吸烟!”

有位老太太拿着一张照片找到马俊仁,“马指导,看看我这只藏獒怎么样。” 马俊仁接过照片,端详了一阵子,问到,“是不是才一岁呢?”老太太翘起大拇指,“好眼力,确实才一岁!”此时,广播里传来清脆的女声,“展区里禁止吸烟!” 马俊仁扔掉烟蒂,又点燃一根烟······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马俊仁的30只藏獒显然是沾了主人的光,始终被“团团包围”。展览中,有位书法爱好者给马俊仁送来一幅字——独占獒头。马俊仁立即招呼旁人将这幅字挂在他的展区里。

此次,共有四五百只藏獒在这里接受展览。其他“獒主”们眼巴巴地看着参观者聚集在马俊仁周围,然后又无奈地扫一眼自己的藏獒。

这个基地指的是辽宁田径培训基地,位于大连开发区,规模为全国之最。去年12月3日,马俊仁正式就任基地主任。从退休到“再就业”,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藏獒基地的工作人员说:“马导刚退休时,在大连那个基地住了一个多月,一直没回北京。”据知情者透露,在这一个多月里,老马天天默默地观察队伍的训练情况,并与教练一起调整队员的状态。

据大连基地的工作人员介绍,就职那天,马俊仁表示:“以前,我是一名小学老师。现在,取得了一点成绩,是组织上培养了我,众多基层教练和队员支持着我。我没有理由在组织上需要我的时候,为了自己的享受当逃兵。”

面对今年的十运会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辽宁田径培训基地已不是从前以中长跑打天下的队伍,而是长短跑、跨跳投掷全面出击的队伍。老马表示,这都是辽宁田径军团的希望。

马俊仁双手搭在背后,踱着方步,东瞅西瞧,在獒群中“穿梭”。

此时,他正“欢畅”着呼吸汗臭味儿、便臭味儿······这些臭味儿由数百只狗及几千人汇齐,能量无穷。

马俊仁说:“在这种环境里,我如沐春风。”

此时,藏獒汪汪地叫着。昔日,马俊仁在田径场边“快!快!”地喊着。事过境迁,马指导已是马主席(中国藏獒协会主席)。绝情田径?马俊仁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智者激流勇退?马俊仁否认:“我不是智者,我是好汉!”

“好汉不提当年勇啊!”

“对,田径的事,咱不提。”

不知是谁家的藏獒又叫了,叫得很厉害,马俊仁快步走过去,拍着“獒主”的肩膀,“不如我养的,走,看看我那只,让你开开眼。”

马俊仁的藏獒边,站着一群小姑娘,每人穿着一身红色的运动服。运动服背后是五个字——双星马家军。马家军情结,忘掉,难。有位小姑娘说:“只要电视里有田径比赛,马导肯定看。”

在介绍藏獒时,马俊仁说:“这是东方神犬。”记者立即想到,当年,他的得意弟子王军霞被人称为“东方神鹿”。(记者 吕威)

《竞报》 2005年3月1日

原创文章,作者:贝小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eipet.com/1131.html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