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獒经济"神话"破灭:还不如土狗 送都没有人要(二)

蜗居城市,又缺少人的关爱藏獒自然要发疯近年来,藏獒沦落为流浪狗在街头咬伤人的事件屡屡出现。最终难逃被射杀、以死抵命的下场。在西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主任大薛看来,藏獒悲情的宿命在被引进城市的一刻就已注定。“由于藏獒烈性犬的本性,一旦其身价暴跌就很难逃避被遗弃的结局。藏獒需要宽敞的环境,喂食的成本也很大。藏獒对主人的忠诚度非常高,一旦被遗弃到街上很可能成为伤人隐患。”

被称为“狗语者”的大薛坚信,每一种动物身上都有灵性,只是人类不够了解。“一位来自藏区的朋友告诉我,在西藏,藏獒伤人的情况很少发生。家里来客人,主人吼一声,它立马就安静了,非常温顺,但保护起主人的牲畜和领地来却异常凶猛。一条藏獒的尊严来自于它对主人的忠诚和职责的恪守。”

几个月前,大薛曾协助西安市两个派出所制服三条被遗弃的藏獒。其中一条因咬人被居民举报,另外两条则被主人遗弃在一处旧厂房内,因犬吠扰民而遭到举报。由于狗主人不接手机也不见人,派出所民警只好找来开锁公司,打开厂房进入狗舍。两条藏獒被关在铁笼内,大概已经被饿了多日,皮毛懒散,瘦得剩下个大骨架子。但凶猛不改,见人就疯咬,无人敢近身。

藏獒经济"神话"破灭:还不如土狗 送都没有人要(二)

大薛走近藏獒身边,与其对视十多分钟,藏獒竟然安静下来,接受了大薛的触摸。随后,大薛打开狗笼,将藏獒拴上铁链带走。

通常,经大薛救助的流浪狗在经过治疗驱虫后可按照国际惯例接受领养。然而,谁敢贸然领养一条藏獒呢?大薛无奈只好将其带回农村的家,交给父亲喂养。这条藏獒似乎念及救命之情,认准了大薛为自己新的主人,每次见面都又扑又抱,离开大薛后竟然一周拒绝进食。大薛说,“狗的价值在于灵性。但在所有狗类中,藏獒本身智商并不靠前。行业畸形的包装把它宣传成高贵的宠物,但藏獒进城就成了赋闲的囚徒,像鲸鱼被装进海洋馆里,蜗居里时间久了,又缺少人的关爱,自然要发疯。”

残酷的游戏以生命为底价藏獒更不堪的结果是,被主人贱卖给狗肉贩子,历经刀刮油煎后登上人类的餐桌。在残酷的游戏中,神话破灭,那一身的皮毛和狗肉成了藏獒的底价。

今年7月,在通往大连的高速路上,志愿者从自发组织的两次“拦截拉狗车”的行动中,发现了近20条成年藏獒。它们已经三天没吃没喝,有的骨折,有的感染了严重的皮肤病。志愿者花钱从司机手里买下这些狗时,其中的三分之一已经死亡。协助救治的大连“微善爱护动物协会”工作人员“大禹”发现,“近两年来,身价不菲的藏獒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拉狗车上。如果不是被拦下,等待它们的下一站是屠狗场,进而变成人们餐桌上的狗肉火锅。”

在救助现场,令大禹意外的是,“传说中凶猛孤傲无比的藏獒,在经历了命运的癫狂后变得羸弱而沉默,像一个失去了尊严的王者。”在大禹拍摄的一段视频中,这条身体被蛆虫蛀满的藏獒已经奄奄一息。像多数被救助的流浪狗一样,由于病毒感染,这条藏獒很快死去。在将其埋葬前,大禹和志愿者还是给它洗了个澡,他说那是为了“让生命有尊严地离开。”

藏獒不值钱了有了新的赚钱“营生”不过,养狗依然是一个赚钱的营生。在西安某獒园主人的微信页面上,显示着这样一条信息,“招聘兼职营销,月入万元以上。”

由西安市驱车向南二十余公里,就到了长安区滦镇某村。城里蔓延而来的高楼大厦在距离村子十几里之外就冒出来了。建筑工地上停工的黄色塔吊被大卸八块堆放在田里,还有的农地被圈起来建了养狗场。村民老张介绍,“村里人搞建筑发家的多,早些年有人把电线搭在高压线上就敢开矿,还成了亿万富翁。有人带领一帮兄弟在西安帮人抢下不少工程,靠这个发了财。这些年他们又开始时兴养狗。一亩地每年的租金已经由几年前的1000多元涨到7000多。”

在村里树立起的一块大型广告牌上,几条大型烈性犬的图像似曾相识。獒园内,数十条大型猎犬在十多平米铁笼中狂吠不已。两条藏獒和金毛则被锁进了不起眼的角落。

藏獒不值钱了,在这里,从俄罗斯引进的高加索犬,已配种成功产下两窝十余条幼崽等待出售。“现在谁还养藏獒呀,瞎咧,不值钱咧,都改养别的狗了。”听说华商报记者来看藏獒,獒园的王总挺诧异,“我刚刚从俄罗斯采购回几条‘高加索’,好玩得很。”

原创文章,作者:贝小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eipet.com/1553.html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