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到BREEDER 宁波人黄宇彦养了10年狗

企业家到BREEDER 宁波人黄宇彦养了10年狗

  IDC——全称为International Dobermann Club,即世界杜宾俱乐部,于1956年成立,每年IDC都举办世界赛,也叫IDC Championship(冠军赛),被誉为“杜宾犬世界杯”。在冠军赛上获奖象征着全球犬类的最高荣誉。

  赢得IDC冠军赛大奖的Sima、Maxin 、Larus、Qwint、Power是五条狗,全部来自宁波的一个犬舍,属于同一个主人,鄞州人黄宇彦。

  鄞州区的天宫庄园,一块近3000多平方米的场地,房子刚刚建好,内部还没有完全竣工,几个房子里传出一阵阵欢快的犬吠声。

  一位高大的帅哥,脸颊被太阳晒得黝黑。

  “它们都是我的孩子!”黄宇彦很诙谐地冲我笑笑,露出一口白牙。

  黄宇彦养狗10年,他并不承认自己是个养狗的,“我是一个BREEDER(繁殖者)!”

  在他们那个圈子里,这个单词代表着犬类饲养界的最高境界。

  “2.6万欧元买条小狗,中国人疯了!”

  从一个企业家到一个BREEDER,黄宇彦经历了10年。

  2000年,29岁的黄宇彦在邱隘从事服饰生产,企业红火。

  那年4月一个偶然的机会,黄宇彦来到香港,在跑马地看了一场全犬种比赛。其中,一只西伯利亚哈士奇给黄宇彦强烈的震撼:秀气华贵的姿态,每一根毛发都在阳光中闪闪发光。“尤其是眼神,冷冷的,带着一丝妩媚、妖冶,就像情人一样让你捉摸不定!”

  一瞬间,黄宇彦彻底迷上了狗狗。

  风仔是黄宇彦养的第一条哈士奇狗,风仔的父亲,是2007年全美哈士奇排行榜第一的Bingo。

  风仔是黄宇彦多方打听后从日本一家犬社高价买回的。付钱交货时,犬社的主人嘀咕了一句:“卖给中国人,这只狗算是废掉了。”

  在黄宇彦的买狗生涯里,这并不算是夸张的经历。2005年初,黄宇彦来到匈牙利,看中一条叫Larus的杜宾犬,卖家开价很高昂:2.6万欧元!黄宇彦想都不想,付款抱起Larus就走了。现场许多匈牙利买家目瞪口呆:“中国人疯了!两万多欧元买一条小狗,太不可思议!”

  但是日本人的预言差点成真。

  2001年,在成都举办的一次犬类比赛上,英姿飒爽的风仔输给了一条其貌不扬的哈士奇。

  这次的失利让黄宇彦反思:风仔没有输,而是自己输了。作为一个指导手,是自己在比赛时缺乏沟通经验,没有使风仔充分展现出表演才能。

  从那之后,黄宇彦每天的必修功课就是一大早赶到犬舍,打开狗笼,和每一条狗狗交流。

  怎么交流?黄宇彦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说:“用眼神!”

  黄宇彦说,尽管人和狗语言不通,但眼睛是最会说话的。“看着狗狗的眼睛,我会大致明白它在想什么、它想干什么,今天开心不开心。”

  训练就根据狗狗的心情来调整:不开心的狗狗,他就多抽出时间陪它玩,让它心情放松。这样再训练,它就比较配合,也比较有效。心情好的狗狗,就让它多做些训练项目。

  除了一个人钻研,黄宇彦还想尽办法给自己充电。2001年,美国犬业协会一名裁判到广州主裁一场比赛。“我听说后,立刻飞到了广州。”黄宇彦利用比赛歇场时间,向他请教驯狗知识。

  所有的努力,在2002年4月的一天得到了回报:不到1岁的风仔,一举夺得香港犬展的工作犬组冠军。在最后的全场冠军争夺中,风仔只以5分之差输给了世界排名第一、被誉为“梦之狗”的4岁的Kuma。

  几年的发展,黄宇彦的杜宾犬屡屡在国内外赛事上崭露头角,他本人也因此引起了业界的关注:2008年,菲律宾犬业俱乐部向黄宇彦发来邀请函,他首次作为国际裁判主裁菲律宾国际犬展。“这是我的第一次,也是我们中国人的第一次!”

  为了养狗,黄宇彦耗费了精力与财力,甚至耽误了服饰厂的生意。一开始家人并不支持,他干脆搬了出来,租房子养狗。

  但同样是因为养狗,黄宇彦收获了爱情。

  2006年,黄宇彦与朋友在宁波海曙区解放路开了一间宠物店,正在上大学的陈悦是这里的常客。

  因为对狗狗共同的爱心,两人相互爱慕,渐渐走到了一起。

  对被自己称为“狗痴”的丈夫,陈悦给了很大的理解和支持。从认识黄宇彦以来,日子都是围绕着狗狗们度过的。狗狗Power生病了,老公日夜守在Power身前,饭菜都是陈悦送到狗舍来。狗狗要生了,老公会把狗窝搬到卧室里,夫妻俩和狗狗同吃同住。有时候,狗狗生不下来,她就和老公一起看护,直到小生命平安出世。

  对于黄宇彦来说,最无奈的事情,莫过于狗狗们的离去。

  Maxin是中国第一条在DIC世界赛获奖的杜宾犬。2009年6月,Maxin突然不吃不喝,送到上海一查,居然是淋巴癌。黄宇彦说,狗狗是最坚强的动物,身体不舒服,它们不会表现出来,照样跟你玩得很开心,当病情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才会表露出轻微的闷闷不乐。Maxin就是这样,确诊癌症后不到一星期就死了。

  还有Soma。2009年2月,Soma经历了两天两夜的痛苦分娩,生下17条小狗狗后,因大出血死去。

  为黄宇彦赢得过最多荣誉的Larus,今年7岁,虽然还处于壮年期,但黄宇彦一年前就已让它退役。目前,Power和Qwen将要接Larus的班, “让其他狗狗把荣誉继续下去。命运应该是公平的,对于狗狗也不例外。”

(都市快报 记者 程潇龙 摄影 记者 任烨)

原创文章,作者:贝小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eipet.com/1683.html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