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神犬”藏獒跌落神坛 流浪之路哪里是尽头?

  然而,有媒体报道,曾经动辄售价千万元的藏獒神话破灭,目前普通藏獒的售价为两三千元,良种藏獒为三万至五万元,基本与国际市场持平。就像曾经被热炒的君子兰、普洱茶、红木家具一样,繁华过后,只剩下一地鸡毛。

“东方神犬”藏獒跌落神坛 流浪之路哪里是尽头?

藏獒。网络图

  大约十年前,藏獒还是犬类中的一个神话。在中国多个城市举行的藏獒展览,透露出中国民间“藏獒热”不断升温,藏獒价格飙升之快令人咋舌。一条普通藏獒价格达数十万,像獒玉、牛蹄子等良种几乎全在百万以上,而一条A级的纯种藏獒价格可达上千万。

  业内人士指出,藏獒产业兴起于上世纪90年代,随着中国沿海城市“新富阶层”的兴起,藏獒逐渐成为他们象征身份和财富的标志物。伴随着藏獒知名度的提升,藏獒的商业价值被挖掘到了极致。大量养殖户纷纷跟风养殖,成为藏獒商。

  据央视财经前不久报道,17岁的藏族学生江央才加记得,他在苏莽寺读书的近5年间,最多的时候,寺庙周围至少游荡着500只流浪藏獒,曾一度让青海省囊谦县毛庄乡的小学生不敢独自出门。

  2000年前后,青藏地区的藏獒开始被引入内地,紧接着便被市场疯狂炒作成了一门流行的生意。幕后操盘手们炒作概念,通过杂交、打激素等手法将藏獒养成怪物一样的“活体奢侈品”。

  2010年2月,河南驻马店一位市民以200万元左右价格购买了一条名为“康巴一号”的藏獒,在藏獒抵达河南后,竟动用了30辆奥迪、1辆奔驰、1辆宝马亲自迎接。

  2014年在杭州举行的豪华宠物展上,两只藏獒卖了1800万元,买家是一位房地产投资者。藏獒价格之高昂,身份之尊贵,由此可见一斑。

“东方神犬”藏獒跌落神坛 流浪之路哪里是尽头?

藏獒养殖基地。网络图

  中国的两个贫穷地区青海和西藏的养犬人赶上了藏獒热,但是很多人大失所望。青海藏獒协会秘书长周艺对记者说,“在繁荣高峰期,只有四五家企业能够挣1000万元以上。”到2015年,西藏3000家藏獒繁育中心有三分之二关门,青海的藏獒年交易额从2010年超过2亿元的峰值下降到2015年的5000万元。

  据分析人士指出,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部分獒园为了能繁育出更贴近消费者需求的藏獒,将原生藏獒和国外如高加索犬之类的大型犬只进行杂交,导致藏獒的本性和外形逐渐退化,这对原始藏獒的冲击是致命的,大量的獒园在这种背景下被市场淘汰。

  除此之外,藏獒只适合在藏地高原生活,并不适合在广大内地城市生存,尤其是藏獒凶猛和具有领地意识的特性,对居民具有较强的危害威胁性,不符合城市居民对一般宠物的要求。近年来国内多地发生的藏獒袭人事件,也让它们饱受诟病,导致消费人群逐渐缩小,藏獒经济发展乏力。

“东方神犬”藏獒跌落神坛 流浪之路哪里是尽头?

藏獒收容所。网络图

  有媒体报道,在西藏高原地区,狗市崩盘后,毛茸茸的大型犬藏獒没人要,成千上万只藏獒无家可归,狗满为患。

  在一部20分钟的纪录片《被遗弃的藏獒》中,其中有一个场景是,数百只黑色藏獒挤在当地一家寺庙的收容所里,嗷嗷待食。帮助制作这部纪录片的非营利组织“雪境”8月份对媒体说,越来越多的当地官员和寺庙设立了流浪狗收容所。2013年藏獒热开始退烧后,被遗弃的藏獒数量激增。

  据“雪境”说,仅青海的果洛藏族自治州,5万只狗中有1.4万流浪狗。截至2015年,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也有约1.3万只流浪狗。2013年拉萨为2000只流浪狗建立了一个收容所,现在里面收容的狗超过7000只。

  一位玉树当地人告诉记者:“笃信佛教的藏民不忍杀生,往往将狗遗弃在寺庙周边,以期被僧众和信众喂养,所以在寺庙周围往往聚集很多流浪狗。”事实上,目前收养流浪狗也以寺庙和环保组织为主,他们建立收容站,集中喂养,但由于藏獒数量多、食量大,收容站常常面临资金不足等难题。

  据了解,玉树地方政府也建立了流浪狗收容基地,目前在市区已经很少能看到流浪藏獒的踪迹。然而,青藏高原地广人稀,在辽阔的牧区和荒原上,流浪狗仍然为数众多,并且这些流浪狗繁殖率很高。

  “怎样才能妥善解决呢?得找到一个合适且互助的办法。”青海环保组织“雪境生态宣传教育与研究中心”负责人尹杭说,一是要把抓起来的流浪狗公母分开饲养,还有就是号召群众领养,政府、寺庙、环保组织赞助防疫药品、狗粮、狗链。

  藏族群众有句谚语叫“狗活不过九年”,流浪藏獒问题集中爆发也就是最近几年的事情,现在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都积极以收容、领养、绝育等各种方式解决流浪藏獒问题。相信在当地政府、寺庙和老百姓的共同努力下,经过一段时间,流浪藏獒问题能够得到妥善解决。

  (综合中国新闻网、参考消息网、环球网、检察日报消息)

原创文章,作者:贝小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eipet.com/181.html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