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辨识百只斑点狗的名字和图纹吗?他能!

你能辨识百只斑点狗的名字和图纹吗?他能!

达人简介 杨,29岁,某文化传播机构脑力(记忆)培训导师,著名篮球运动员易建联在中学时的同班同学,在江苏卫视《最强大脑》节目中表演记忆101只斑点狗而扬名。

你能辨识百只斑点狗的名字和图纹吗?他能!

你能辨识百只斑点狗的名字和图纹吗?他能!

你能辨识百只斑点狗的名字和图纹吗?他能!

你能辨识百只斑点狗的名字和图纹吗?他能!

你能辨识百只斑点狗的名字和图纹吗?他能!

你能辨识百只斑点狗的名字和图纹吗?他能!

你能辨识百只斑点狗的名字和图纹吗?他能!

江苏卫视《最强大脑》节目,第二波“大脑”来袭,引发更强收视狂潮的同时,也引起更高热度广泛讨论。

辨识101只斑点狗的杨万里;与计算机赛跑的5岁小机灵葛韵霖;凭指纹识人、为“忘不掉”苦恼的吴天胜……不明觉厉的脑力挑战玩法,让网友直呼“吓尿了”!有震惊,也自然有各种吐槽、质疑“大脑超人”的神技能。晶报记者近日独家专访了来自深圳、在这档节目中一秀成名的杨万里,他向记者坦露了他是如何记住这些斑点狗的名字,以及针对质疑的回应和他的日常生活。

他能辨识101只斑点狗

一副扑克牌(52张)可以在一分钟内把打乱的顺序记住,并且重新排列出来

5分钟内记200个毫无规律的数字

能脱口背出数十位圆周率

能倒背如流5000字《道德经》

他们打了个电话,就说我要留在广州学习,他们也没说什么。”

对于如此笃信这套记忆方法,杨万里有自己的一套理论。“虽然我天赋很好,但是有了记忆方法后才更加感觉到能发挥出自己的真实能力了。”

参加节目晒能力

低调,不代表他不出名。

如果翻看他挂在办公室墙上的那些竞赛照片,你会发现,他在脑力竞赛这一小众领域里,简直是大神级别: 世界脑力锦标赛参赛选手、裁判、脑力国家队副教练……甚至随后参加节目的一些人,也都是在他的教导下出师的。“可以说,在全中国,只要搞记忆,稍微厉害点的,没有人不认识我。”

“我2010年参加的世界脑力锦标赛,当时成绩其实不是特别好。”杨万里解释说,当时的他经历了人生的低谷,家庭发生了变故,也影响到了他的表现。“至于是什么,还是不要说了吧。”

经历低谷,这次打击使得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几乎低调沉寂了下来,但也正是这段经历,让他的再次崛起显得尤为重要。

此番参加《最强大脑》(是江苏卫视推出的国内首档大型科学类真人秀电视节目),在选手杨万里展示“最强大脑”前,现场道具先把大家震住了———101只个头相似的斑点狗跟随各自主人来到现场。据介绍,这群庞大的宠物道具是从全国24个省市挑选而来,为此节目组几乎看遍了全中国三分之一的斑点狗。

他在与这101只狗相处5天后,要记住每只狗的名字和身上的斑纹。然后在节目现场,嘉宾评审随机挑选3条狗,并逐一从主人手上取出狗身上的局部斑点照片,杨万里需要根据照片,判断出是哪一条狗,并报出狗的名字和照片上斑点所在的身体部位。此项挑战的项目难度极大,即使是对狗很熟悉的训犬师经过记忆培训也很难完成这个项目,因为项目的记忆量非常大,一只狗就需要记住前后左右中五个位置的图案信息。

记者从样片中看到,杨万里每次辨别的时间都很短,最终三次全对而成功晋级。不过,由于是5天时间的长期记忆,评委给出的分数并不很高,凭借嘉宾评审的预判分,杨万里才侥幸晋级。

然而节目播出后就遭到铺天盖地吐槽,网友认为相比第一期的惊艳,这期选手都太水,根本称不上最强大脑。四组选手的挑战根本没有难度,就连节目组的设计也被诟病漏洞百出。窥一斑而知全貌的杨万里,对比狗的图片根本没有必要,本来照片就是那只狗的。重点在于狗狗的名字,但是节目组事先没有把狗狗的名字先用纸写下来,只是跟狗狗的主人确认,也就是说没有一个评判的标准。

面对质疑淡然处之

“你可以想象,如果节目组对我没有信心,怎么会花这么大的心思来给我做这个节目?”对于网上蜂拥而至的质疑,他是这么说的:“他们(节目组)找遍了全国,才集合来的101只斑点狗,全部送到深圳沙井的一个狗场内,然后(我跟它们)相处完五天再全部连着狗主人一起送到,光是费用,就能说明我的实力。”

“跟这些狗狗在一块,很开心。”杨万里在五天时间内记住这群“电视史上最强道具”的,不仅仅是名字,还有它们各自的习性。“其实真正记住不需要这么久,真的只是小菜一碟,只不过我还得照顾它们,那些狗也不配合,只能一边跟它们玩,一边观察记忆。同时,狗狗们也得适应环境,经过培训让它们互相熟悉,也不能乱叫、随地大小便。”

谈起质疑,他觉得,当时在节目中介绍短片时,还有一点说错了。“当时那个短片里面说是自己很爱狗,在大街上看到别人的狗发现自己有了特殊记忆力。这怎么可能?我爱狗是没错,可是说突然发现自己能记狗,就跟变魔术似的……”说到这,他摆了摆手,略微摇摇头。“事实是,我有这个能力,而且我发现利用记忆方法,也能记狗。其实节目里其他人做的我都能做,只是为了节目效果而选择了记狗而已。”

那么如何记住这101只斑点狗呢?“首先,与普通记忆不同,斑点狗的记忆不仅仅是图像记忆或者联想记忆,而是在包括以上两种和空间记忆在内的综合记忆方法。”因为狗会动,所以相比起拿起照片资料去记忆,难度大了很多。

“因为我们这种能力在常人看来是不可能的,所以也能理解会有这么多质疑声。”对于自己的能力,杨万里是信心满满,“如果大家有质疑,欢迎过来挑战”。

晶报记者 王子键/文

他曾是易建联同学

走进杨万里的办公室,不大的空间摆放着几台电脑,墙上挂满了脑力竞赛的照片。“小是小了点,够用就行。”29岁的杨万里谈笑起来很阳光,单从外表上看,并不觉得他有什么异能。

可当他开始讲起自己的记忆能力时,眼中充满自信。“记忆,是两件事,一个是记,一个是忆。你可以说有的人很厉害,‘我一下子能记多少多少个单词’,但这只是一种能力,在我们这个领域称之为短期记忆,如果不能在之后回忆起来,那其实也没什么用。”

网上搜索杨万里这一看似普通的名字,除了他上过电视节目,被称为“最强大脑”,跟如今的篮球界之星、同样出身于深圳的易建联曾是同学以外,近乎寥寥。

“我之前都很低调,连身边很亲近的人都未必知道杨万里这个能力。”他在采访中喜欢直呼自己的名字,反而甚少说起“我”。“要不是上了电视,他们都不知道,这不,现在也成了另一种苦恼。”他所说的苦恼,就是成为焦点人物,他打了个比方:“朋友聚餐,顺带叫上我,结果到了现场大家都来找我表演,把人家主人公给忽略了。”

而参加电视节目,其实本非出于他的本愿。“当时是朋友推荐我去参加的,他们觉得杨万里有这个能力,你可以成为中国最强大脑。”节目组对其进行了一系列的测试,“当时我告诉节目组,我最高记录是,一副扑克牌(52张)可以在一分钟内把打乱的顺序记住,并且重新排列出来。还有五分钟记两百个毫无规律的数字。”最终,我们才在电视上看到他的表演。

敢于挑战的“倔强”人

“我从小就在深圳长大。”跟记者说起深圳的地名,他如数家珍:“小的时候住罗湖,后来搬到了现在的地方。小学、初中、高中……一直在深圳,家人也在这,所以也不想离开。”谈到家庭,杨万里语速放慢了不少。

从罗芳小学到菁华学校,他的童年就伴随着些许调皮捣蛋,跟天赋异禀。“小时候学习很轻松,随随便便就满分了。我应该算是比较聪明的,记忆力也很好,只要我想,考试前看一看,肯定能考过。但是也存在‘龟兔赛跑’,不也有说‘聪明反被聪明误’嘛,因为觉得学习没啥意思,所以随着年龄增长,成绩下滑了很多。”

除了学习,童年的杨万里更喜欢去挑战一些智力型的游戏,包括魔方。“要知道以前,很多人都不懂魔方,更别说去解魔方了。买到的魔方还得自己贴纸贴颜色,不过当自己摸索解开了的时候,那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虽然后来勉强上了高校,但最终他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2006年的时候,当时还在学校,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开始了解到脑力锦标赛,和这一领域里的世界记忆大师,和王茂华老师。”由于这两位老师在广州开班授课,作出肄业这一决定并非不需要勇气,然而在其父母看来,只要是孩子做的决定,就全力支持。“从小到大他们(父母)都很相信我的决断力,当时去了广州听课后,当天晚上我给

字《道德经》,

哪句话在哪页随你考

杨万里在采访过程中,不时“炫耀”自己的能力:脱口而出的数十位圆周率,以及倒背如流的5000字《道德经》。“有两种提问方法去证明我能背《道德经》,一种是你不用打开书,直接告诉我哪一章(全书共有8章),我就会告诉你这一章在第几页,然后整章的内容;第二种是挑战的类型,随便翻一页,读其中的一句话,我同样可以告诉你这句话在哪一章,哪一页。”他从办公室内拿出两本厚厚的注释版《道德经》,递给记者:“我背的是这个版本里头的正文部分,大概花了七天时间,有空的时候看看,第一遍是查字典标注读音,第二遍是读顺了,第三遍是记,第四遍就是复习了。”

测试前,记者环绕上下以及四周,并没有发现采访地点内有任何可以作弊的道具。

“第六十五章。”

“好,第六十五章是……”杨万里把头稍稍低下,眼睛看似失焦,稍过片刻。“在第……我看(想)一下,183页,请问正确吗?”

“那我把它原文背一下。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

“用其光,复归其明,无遗身殃。”记者又随便挑了一句。

“这句话……是在第五十二章143页,请问正确吗?”

“好,那我再把原文背一下……”

这样的测试过了三次后,已经无需再做下去了,虽然间或有小停顿,但他确实能够把整本书中的正文部分背诵下来。

问及为什么选择去背诵《道德经》,他给出的解释是:富有挑战性。“在回想的时候,就已经定好了位置,并且显示出前后的内容来,是有图像的,因为量很大的关系,一般的顺口溜或者死记硬背都没有用,只能用图像记忆,而这也是一般人,或者说没学过方法的人做不到的。”

没忘不用复习

图像记忆更牢

当问及杨万里是否会出现不想记住但是却忘不掉的情况,他表示:“其实人的大脑只会记住那些特别的东西,有印象的奇怪的夸张的,我并不是说很神,能够达到过目不忘的程度,而是跟一般人一样,是选择性的记忆。”

而记忆,就像前文所说的一样,是记和忆的结合。“很多人说学习,比如背书,背一百遍就能够记住,其实不然。记住是一回事,如果过后不能回忆起来,那么就没有用。而我们说所谓的复习,必须建立在你忘了的前提下,没有忘掉以前,再多的复习都是一样的,是浪费时间。这是科学方法,要遵循艾宾浩斯遗忘曲线。”

而为了强调记忆方法的重要性,他还给记者上了一课。

“你随便写40个中文词语,然后用自己的方法背,看能背多少,我再教你一遍,对比对比看看。”杨万里说道。记者一行两人,一个写一个记,十几分钟后,仍然只能按顺序背诵二十几个词语。

“你现在想像一下,一个名叫李召祥的人刚坐飞机,一到北京机场,整个机场都是香蕉,穿过这些香蕉走出去,就看到一家自助餐厅,里面吃的是什么?竟然是轮胎。利用这种夸张的图像记忆方法,就能很快在脑海中产生印象,从而记得牢。”随着单词和故事越变越玄乎,记忆却真切的得到了加强。“而这只是众多记忆方法之中的一种。”杨万里说。

现在的他经营着一家小小的文化传播公司,收徒授徒,教小孩子记忆方法,成名对于他来说,其实还是好事多于坏事。“更多人对杨万里感兴趣了,很多人也很想见一见我真人。现在不时就有家长带着孩子过来。”他笑着说:“

我以后想走的路线,就是让更多人了解这套(记忆)方法,能帮助到更多人学习,也让更多人知道,我的能力是可以复制的。”

我以后想走的路线,就是让更多人了解这套(记忆)方法,能帮助到更多人学习,也让更多人知道,我的能力是可以复制的。”

原创文章,作者:贝小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eipet.com/1941.html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