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狼人"6年夜夜嚎叫 狗驴跟着起哄(图)

一说到 “狼人”,不少人就会联想到母狼将小孩作为幼狼喂养,随后小孩变成“狼人”的故事。但今天所说的 “狼人”并非如此。他得了怪病,一闭眼就全身抽搐,6年多不能睡觉,他每晚的“狼嚎”,令全村村民不安,还使整个村子的驴、狗等家畜跟着乱叫。

央视《走近科学》曾专门报道,专家“定性”他的病“不好治愈”。

然而,河南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中医推拿师,经过7个多月对“狼人”的针对性治疗后,“狼人”终于能睡了。

黑龙江"狼人"6年夜夜嚎叫 狗驴跟着起哄(图)

事情还得从2000年说起,当时的黑龙江省肇源县的丰乐镇,出了件怪事:每到夜晚来临,村民们都大门紧锁,足不出户。是什么让村民们如此害怕呢?原来每到晚上,村里头总会响起此起彼伏的“嗷——嗷——”的“狼嚎”,并且村民家里饲养的驴、狗等家畜也会跟着叫,整个村子都笼罩在一片恐怖的气氛之中。

难道村里进了狼?几名村民带上棍棒,接连守候多个夜晚,最后竟然发现,“狼嚎”声来自村民张桂珍家,叫声是其28岁的儿子小峰发出的,他得了一种怪病。有人私下称小峰为“狼人”,但更多的村民对这一家人却是抱着同情。

“小峰晚上叫是因为自己浑身太疼了。”作为“狼人”的母亲,张桂珍深知儿子的痛苦,她叹着气讲述,小峰从2000年开始便不能像常人一样入睡。“只要一闭眼,全身就抽搐,并且每次抽搐起来,全身的肌肉就会变得僵硬,他还拿头不断撞墙,同时发出‘嗷嗷’的叫声。”像这样,小峰每晚要发作三四次。

为减轻孩子的痛苦,在小峰发病时,张桂珍就用笤帚、木棍打他。可每打一下,她的心就“跟着疼一下”。

张桂珍说,小峰的病情越来越重,走路走不好,脊椎一天比一天弯曲,最后头都抬不起来了。张桂珍称,小峰自尊心强,思维也很正常,白天一般不出门。

谈到小峰的病根,张桂珍回忆说,小峰幼时有次患感冒发烧,她用土法给他治疗,但高烧仍不退,她就抱着他去医院。那次感冒好后没见啥异常。

但到小峰7岁时,他时不时会摔凳子。当时家人没当回事,到了小峰15岁时,犯病的次数多起来,从最初的一日几次到后来的几十次,再后来就变成了2000年以后的情况。

张桂珍多么渴望有人来救救她的儿子呀。

时光一晃到了2006年,央视记者专门为小峰的病做了一期节目,2007年1月24日,《走近科学》栏目播发了《“狼人”之谜》。

节目播出后,黑龙江省大庆龙南医院将小峰接到医院诊治。经过仔细检查,大庆龙南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程王继阳与副主任医师程立山,在和北京的医学专家沟通后,一致认为,小峰所患的是一种叫额叶性癫痫的疑难疾病,“不好治愈”。

经过大庆龙南医院的治疗,小峰的病情并没有得到很大的改观。

大庆龙南医院没有治好小峰的病,正当张桂珍一筹莫展时,一位来自河南卫辉的普通中医师宋文喜,主动找来要为小峰治病。

宋文喜在家里开了一间不大的中医按摩推拿诊所,主攻颈椎疾病。“我是听病人说起‘狼人’的怪病的,觉得挺有意思,就赶紧让儿子上网给我找到了《走近科学》那一期节目,看完小峰的症状,我感觉病根在颈椎上。”宋文喜昨日说。

他以攻克各种疑难杂症为“最大乐趣”。他说,当时正是春节,他怎么也坐不住,委托几名患者几经周折打听到小峰家的大概地址后,在2007年大年初四,他带着3700元钱,直接就找去了。

宋文喜到了小峰家,当晚就坐在小峰的床头,一直观察到天亮。“病人实在是太痛苦了,每隔几分钟就要犯病一次,一犯病浑身痉挛、抽搐,为了减轻疼痛,他就撞墙,而且‘狼嚎’大作,嘴角裂开,鲜血直流。”

第二天,宋文喜得出了与之前专家完全不同的诊断结论:“颈性痉挛”。“这种疾病,医书上没有记载,更没有病例。母亲抽打他能减轻病痛,因为那是在帮他疏通经络,小峰全身有200多个痉挛点,抽起来跟我们平时抽筋是一样的,只不过他是全身在抽。”

有了诊断结果,宋文喜想挑战一下这个怪病,“挑战疑难杂症,对医生的医术是一种锻炼和提高。”宋文喜跟小峰的母亲张桂珍商量,想把小峰接到河南免费治疗,张桂珍答应了。

宋文喜的诊所不到20平方米,全部家当只有三张治疗床、一张桌子和一个小书柜。

儿子到外地上大学后,宋文喜干脆把“厨房”和“卧室”也搬到了这里,一天到晚不离诊所。

黑龙江"狼人"6年夜夜嚎叫 狗驴跟着起哄(图)

自费把远在东北的张桂珍和儿子接到卫辉后,当晚宋文喜暂时安排他们住在诊所里。谁知,第二天母子俩竟不见了。宋文喜赶紧打车追到车站,又把母子俩劝了回来,并答应一切免费。

当天下午,宋文喜正式开始了针对小峰的一整套治疗方案:每天进行两次中医推拿,每次50分钟~60分钟,每星期带小峰泡一次热水澡,同时每天再给小峰喝两杯热牛奶。

对于这样的治疗方案,宋文喜解释:根据中医理论,痛则不通,通则不痛。中医讲求补与调,用推拿可以调和气血畅通,疏通经络,可以使患者病情得到控制,泡澡与喝奶都是在对患者进行调理。

日子一天天过去,母子俩接受了宋医生包吃包住包治疗的一番好意,也逐渐适应了河南的生活。

如今,7个多月过去了,小峰的“狼嚎”已经很久没有人听见了,弯了90度的脊梁也挺直了,并且,还能自己走路。

对于自己的身体,小峰最满意的是终于可以睡觉了:“有多少年没有像现在这样睡得这么安稳、这么香了。”

现在,每天晚上,小峰都要自己给宋大夫熬上一点玉米粥。他暂时还找不到更好的对宋大夫表达感激的方式。

原创文章,作者:贝小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eipet.com/3034.html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