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女士为收容流浪狗20年间变卖8套房产

为了流浪狗,有人20年间变卖8套房产,还欠下几十万元外债

救助者面临两个难题:不断增多的流浪狗、难以为继的经费

仅靠爱心资助 这条路能走多远

郑州女士为收容流浪狗20年间变卖8套房产

初会的救助站也面临着资金问题,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走多远

郑州女士为收容流浪狗20年间变卖8套房产

上个月,刘小荣的救助站关停了

在郑州,有这么一群人,或许是因为爱,又或许是因为善,他们聚集在了一起,共同做着同一件事情———救助流浪狗。

但如今,他们面临着同样一个问题:资金短缺,救助站难以为继,这条流浪狗的民间救助之路,他们越走越艰难。

上个月,刘小荣在郑州市西北郊创建的一家流浪狗民间救助站关停了。

得知这个消息,位于郑州黄河边的另一家流浪狗民间救助站的负责人老周,既不感到意外,又唏嘘不已,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一天竟然来得这么快。

对于关停的做法,刘小荣感到十分无奈:“实在没办法,真的没钱了。”

刘小荣最早开始收留流浪狗是在1994年,20年间她收留的流浪狗有数千条,但这一次,她或许真的累了。

刘小荣说,20年间为了救助流浪狗,她曾变卖了家里8套房产,还欠下几十万元的外债。

很多次,刘小荣说过,准备放弃对流浪狗的救助,但每每这时,总有些爱心人士对她进行资助。

但这一次,刘小荣真的放弃了,她说,没有别的原因,真的是没钱了。

临走前,她含着眼泪将救助站里数十只流浪狗进行了安乐死,剩下的几只流浪狗托人进行照顾,然后她回到了北京的女儿身边。

回到北京后,刘小荣并未感到轻松,她曾一次次想要回来,但是都被女儿阻拦,她痛苦地说:“真的放不下那些流浪狗。”

“但是回来又能怎样呢?我真的什么也做不了。”在与记者的谈话中,她不止一次地表达自己内心的矛盾。

对于刘小荣的无奈,老周深有感触。

老周的流浪狗民间救助站位于郑州市北郊一处荒地里,占地约10亩,收留有600多只流浪狗,是目前郑州最大的一家流浪狗民间救助站。

这个救助站是由一位爱心人士投资建设,目前日常管理工作主要由老周负责。

与另一位民间救助者初会的救助站不同,这个救助站主要采取放养式管理,600多只流浪狗可以在方圆10亩的荒地里自由活动。

尽管如此,对于这些流浪狗的收养并不轻松,虽然每天只喂一顿,但每天的成本仍需要200多元钱,一个月下来就得6000多元钱。

老周告诉记者,目前维持救助站的运转,主要还是依靠爱心人士的资助,他们有一个流浪狗救助群,每次遇到困难,都是这些爱心人士解囊相助。

老周是一个普通工人,为了救助流浪狗,他不知道自己投进去了多少钱,每天他几乎都在为钱发愁。

刘小荣关停救助站的做法让他并不感到意外,他担心的是,未来有一天自己或许也只能这么做。

“先把眼前的狗狗养活下去再说。”对于以后咋办,老周还没有更好的办法,眼前的状况让他无暇顾及未来。

老周说,之前郑州有好几家流浪狗民间救助站因各种原因关停,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没钱。让这些流浪狗救助者不得不承认的是,救助流浪狗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投进去无尽的钱,却没有任何物质方面的回报。

一方面是不断需求的资金,另一方面是不断增长的流浪狗数量,现实的困境困扰着这些流浪狗救助者。

“遗弃!”说到流浪狗数量不断增长的原因时,老周对市民遗弃宠物狗的行为表示很愤慨。“很多流浪狗原来都有主人,狗生病了或主人不想养了,往大街上一扔了事,流浪狗与流浪狗在一起便会继续繁殖下去,产生了更多的流浪狗。”老周说。

老周表示,救助流浪狗并不是一味地圈个地将流浪狗养起来,而是需要通过市民的认领,让流浪狗有个很好的归宿。

对于去救助站认养流浪狗的市民,救助者们都会严格审核。

在初会的救助站,她询问认养者的条件简直事无巨细:生活习惯、爱好甚至婚姻状况等,她说,严格挑选是为了给流浪狗找到负责任的主人。

不仅如此,她还定期“回访”,不时地打电话给领养主人,要求定期上传领养的流浪狗的生活照。“我们不希望流浪狗遭到二次遗弃。”初会说。

但几个救助站里认养者寥寥无几,对此,老周很无奈,“这可能与流浪狗的品质有关。”

很多人都追捧有血统的纯种狗,而流浪狗大多不是身体有缺陷,就是血统不纯的“串儿狗”,而更多的则是被人称之为“中华田园犬”的土狗。

“流浪狗的问题归根到底还是人的问题。”老周认为,如果人们做到不随意遗弃宠物狗,或许流浪狗的数量会少得多。

在民间救助者举步维艰的同时,有人却质疑:这明明是政府的职责,民间救助真的有意义吗?

但在很多民间救助者看来,郑州市犬只收容所只是对流浪狗进行收容,而不是救助。

“简单地说,收容就是将流浪狗抓进去,等着它们一只只死去。”老周说,民间救助者所做的是希望给流浪狗一个很好的归宿,即使活着也有吃的。

而自从去年郑州严格实行养犬办证后,郑州市犬只收容所呈饱和状态,这些民间救助站也在一定程度上对流浪狗进行了分流。

初会说,还有一些爱心人士,不忍心看到流浪狗在犬只收容所里挨饿,于是领养出来,然后交给民间救助站进行收养。老周认为,光依靠民间组织去救助流浪狗是不行的,要想管好“狗事儿”,政府必须加强犬只管理。

“如果我们不去救助,这些流浪狗或许会被虐待甚至被贩卖到狗肉市场,但在救助站里,它们起码还能好好活着。”老周这样解释流浪狗民间救助的意义。

正是这样一群生命无处安放的流浪狗,在渴望人类关怀的同时,也给城市管理者和民间救助者出了一道似乎“无解”的难题。

但问题是,这种仅仅依靠爱心人士资助的民间救助之路能走多远?

老周说,他心里没底,只能走一天是一天。

原创文章,作者:贝小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eipet.com/3062.html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