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埋头吃得耗多少粮(图)

狗是杂食动物。如果按狗本身的食性喂养,肉食必不可少。而肉食也都由谷物转化而来,一般的比例是:生产每1公斤肉类需消耗7公斤谷物。

而据长期在太原市养狗贩狗的人估计,太原市内,每二三十人或者说七八户家庭大概平均养一条狗。太原市六城区的限养区登记数量是1万只,实际饲养数量很可能大于此数。

这么多狗,狗又这么喜欢吃肉。狗得耗多少粮啊?

记者采访到的情况是,“狗耗”不能靠推算。现实中的狗耗千差万别,总体上讲,按“狗食谱”喂的少,因地因人自主择量喂养的多。狗的实际耗费和依食谱推算有所不同。

比如,同等体形和年龄,笨狗、杂种狗即比来自国外的名贵狗、纯种狗耗费低。笨狗免疫力大大高于名贵的纯种狗,食物可以相对随意,名贵的狗要以吃专门的、分阶段分成分的不同狗粮为主,费用不菲。

狗狗埋头吃得耗多少粮(图)

再如,根据体形不同、生长发育阶段不同和活动量多少不同,狗的食量和营养要求又不同。四五斤重的小狗一天需要热量230千卡,30斤重的狗需1400多千卡,60斤的狗则需要1760多千卡。小狗幼年时一天吃三顿,成年后一天吃两次即可。

以一条中型的、成年非名贵狗为例,一天大概需喂六七两狗粮,一两个馒头,适量汤水,其成本为七八元钱左右。而太原体育路某宠物用品店喂养一只阿拉斯加成犬(属大型犬),体重80多斤,一天跑步两个小时。吃两顿狗粮,喝红薯稀饭。日喂养费用是10元出头。

某宠物医院院长告诉记者,城市宠物狗,以成品狗粮加家庭饭食喂养是最普遍的养法。只有极少数家庭会专门为狗烹饪。她所知的一位女士,经常用玉米粉、动物肝脏泥和蔬菜和起来,蒸成菜团子给狗吃。“这就算是好的了,像西方国家专门请厨师为狗做饭的,我们这里还没有。”该院长说。

专门为狗做饭的原料成本,一般也和买成品狗粮差不多或者稍便宜些,只是多费了一些人工。但也有特别讲究和贵一些的:专业书中介绍为成年狗做的一道“什锦羊排杂烩”,所需原料有羊排骨、冬笋、番茄、鸡蛋等7种,工序有10道,需时25分钟。一餐的原料费现价即在十一二元。

既选择养狗,必然有所耗费。但在现实中,针对狗的耗费,两种观念已出现矛盾:

站在人类粮食供应的角度,要求减少狗的粮食消耗。

站在宠物动物健康角度,又要求增加营养供给,减少随意性,不能让狗“专职”收拾人类剩饭”。“要不就不要养;既然养了,就要科学喂养,让它健康快乐地生存。”许多专业人员和爱狗人士都这样主张。

这两种观念,面对的是同一现实:即以太原市为例,太原市限养区外(三县一市和六城区中的部分偏僻乡镇)的数量庞大的家庭养狗,和限养区内的部分喂养狗,都不能按照狗的生理需求进行科学的、营养充足的喂养,而是使其成为家庭里的“捡剩者”,导致它们发育不良、身带伤病、产生异食癖或短寿。

“平日就吃剩饭。有时我给它改善生活,买两根火腿肠。”记者15日早晨在体育场外的便道碰到一位遛狗者,他表达了他的养狗之道———“喂狗很简单。狗可耐了!”而事实上,狗的食性还是和人有不少区别。狗吃盐只能有人的四分之一。人喜欢吃饺子,狗一点也不喜欢,它不能吃大葱、蒜末、胡椒粉。而巧克力、洋葱头对狗来说是禁食。

兽医刘建英说,像部分养狗者,有的是缺乏爱心,没有上心去养,有的是缺乏知识,不知道怎么去养。“简单喂喂”确实“费用很低”,可是令人痛心。其结果是狗的身体和精神状态差,甚至去吃大便、翻垃圾,患上异食癖,对人也更不安全。

而如果把这些狗精心喂养起来,按照“每天六两鲜肉,适量麦片、胡萝卜……”科学标准供给,会不会真的导致“人狗争粮”?

狗狗埋头吃得耗多少粮(图)

养狗是否真的那样无所谓,喂成啥算啥?如果不是这样,将狗作为伴侣、助手和家庭一员,在粮价高涨,费用日增的今天,狗又该如何养?

说到这里,格某讲了一个他头一次养狗时的故事:十多年前,他抱回一只惠比特犬,非常喜欢,起名“翠花”。那时,他每天下班后都要回去给狗做饭。同事问:“这么着急跑回去干啥啊?”他总是回答:“给我们家翠花做个汤!”再问:“给狗能做啥汤?”他自豪地说:“我喝啥汤给它做啥汤!”

事实上,格某也是这么做的。他要放上菠菜,切点火腿片,再打两个鸡蛋进去。快好了,放上香油、味精、盐。“怕热汤把小狗烫着,我就盛出来,放在窗外晾着。晾好,分开,狗一碗,我一碗。”格某笑着回忆说,“我还以为可把小狗养好了呢,稍后才发现,花了这么大的精力和成本,却是‘费而不惠’。狗跟人就不是一个食性!香油之类狗并不喜欢,而人觉得咸淡合适的汤给狗喝,狗的感受是‘咸死了!’”

格某说,盲目投入和不舍得投入是养狗的两种极端,都没有好处。养一条狗的成本要以狗自身的食性去计算。

格某告诉记者,对真心爱狗的人,是超越“耗费”这类的计算的。无论是作为看门、导盲之用,还是情感上的伴侣或儿童玩伴,狗都已是家庭一员。“它在吃食上的费用也就是半个多人那么多。即便吃再多,我们也不会放弃它。它给家庭带来的温馨快乐是不能替代的。”格某说。

对于“狗耗”被单独提出来算计,格某认为:“这是‘人类中心’论的体现。思维水平尚停留在17世纪笛卡尔‘人是衡量一切价值的标准’的阶段上。”格某激动地说:“中国古代推崇‘民胞物与’,‘民为同胞,物亦与焉’,这是怎样的胸怀!狗是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之一,如果玉米大豆可以去炼生物燃料,却吝惜被用来养一只狗,那就太可悲了。”

原创文章,作者:贝小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eipet.com/3146.html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