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码字狗的2015年

一条码字狗的2015年

2015年,我收到最多的一句评论是什么?

“踢踢,你竟然是男的!”

“男的不能心细如发啊?男的不能谈情说爱啊?男的不能哇咔咔么么哒啊?”我想。

“对啊我是男的呢:)”我回。

“那你一定不是直男!”

管辖范围没有王力宏的全宇宙那么大,就不配做直男吗?我是24K无添加的直男啊。

明白我有口难言,一部分知道真相的小伙伴也看不下去了。他们前赴后继地在知乎上邀请我回答“被误认性别是怎样一番体验?”。

虽然内心有很多只祥瑞在奔腾,我还是面带笑容。时间会给我答案。

终于,熬到8月。我结婚了。

善良的好奇宝宝们终于放弃了对性别的执念。

他们改口了:“你是形婚吧?”

形婚很稀罕吗?形婚很牛气吗?

真的猛士,洞房花烛夜,连红包都不拆开来清点。

因为他要推送微信,要筛选评论,还要保持百分百的回复率。

这个猛士不是别人,就是我啊。

有个朋友曾经和我说,他苦了30年,就为了有一天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坐在床上数钱。

我离他的梦想那么近。但因为视金钱如粪土,毅然选择了发微信。

你们评评理:我这种人不穷,还有王法吗?

结婚之前,赚钱就是王法。结婚之后,赚钱不是王法了。

给领导赚钱才是。

但是,对一条只会写文章、别无所长的码字狗来说,前后的生活还能有什么变化吗?!

答案竟然是肯定的。

因为你写什么,领导会提建议了呀。

领导目光如炬啊。领导慧眼识珠啊。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除了党,就属领导了呀。

为表自觉,每次推送之前,我都先预览到手机上,再转呈领导审稿。

领导默默看完,开始一、二、三、四、五条分缕析。

日子久了我发现,领导不愧是领导,有天生的毒辣眼光。

但凡她喜欢的,阅读数屡创新低。一般她抨击的,阅读数都蹭蹭上涨。

悟出这条规律,我没有鸡贼,还是一如既往地请领导批示。

领导说:“这篇不行,写得不太好。”我就说:“哪里不好,你指点指点。”然后全部保留,把领导满意的地方再改改。

领导说:“嗯,这篇我很喜欢。”我就说:“骄傲使人进步。人要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我再好好改改。”

后来领导发现了其中的秘密。我以为天都要塌了。

然而并没有。要不怎么说领导有水平。

她开始下达大政方针的指示。

比如,“你别老写那些有的没的,要追热点。”

苍天啊,大地啊,我不敢告诉领导,我有病。

我得了一种看书看片,只要一开头,哪怕再烂都要坚持到底的病。

得病那会儿,还没有人说“自己约的炮含泪也要打完”。现如今好像满世界都是病友。

自从领导布置了追热点的任务,我的噩梦就开始了。

连美剧都不追,我去追《芈月传》了。褪色的头饰我忍了。穿越的名人名言我忍了。像卷筒纸一样厚的和氏璧我也忍了。从第2集开始,我就盼着嬴荡(名字真棒!)举鼎。结果每天两集追到现在,芈月还在玩三角恋。

我终于闹明白了,为什么全集流出,全民欢呼。

不是大家打击盗版意识薄弱,是同病相怜。

赶紧看完,早死早超生,继续下一部。

据说《太子妃升职记》又火了。你们容码字狗喘口气啊。

当然,码字狗也是讲情怀的。

所以我不能光纵容这病。我得找药。

药在哪里?药就在2015年新开的专栏里。

这一年我开了个专栏叫“一首歌的时间”。

一开始我想着,你们不知道《漂洋过海来看你》除了异地恋还是婚外情吧?你们不知道《山丘》写了10年,正好是李宗盛命运起伏,把卧房的精力都投注到厨房的10年吧?你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齐秦在少年感化院里写的姐弟情深吧?

那我说给你们听。

顺便大家一起来点歌。计划是每周更新一期。

后来的故事是,按现有库存和既定频率,专栏将在2050年完结。

之前还吐槽《冰与火之歌》的马丁老爷,现在充分理解他每天挨催的压力山大了。

当然,体会更深的说法是:虱多不痒,债多不愁。

死猪不怕开水烫。你们咬我呀。

这一年我还开了个专栏。

既然有很多小伙伴把我当作树洞,诉说积压心底的种种不开心。

那就分享出来,让其他小伙伴开心开心。

我的文集《谈到世界充满爱》里,有很大一部分是情感问答。

给我作序的师兄褚宁说,这本书体现出来的情怀是:

“只要你愿意跟这个世界聊聊,总会有人懂你的故事。”

那咱们再聊个5块钱的。于是有了“情感问踢”。

连载之前,我刚读完《解忧杂货店》。

这个每周末更新的栏目,也算是我心里一爿小小的解忧杂货店。

陆续有来信的小伙伴告诉我,看了这个专栏,有释然、有痛苦、有欣喜、有忧伤,但最终都有了更多的成长。

如果借用浪矢爷爷的话,那都是你们自己的成长。

作为一条码字狗,我能参与其中,何等幸运。千言万语说不尽感恩,唯有一句:汪,汪汪。

2015年,除了专栏,还有其他的文章。

偶尔有180多万阅读的爆款,多数也就是1、2万的陪伴。

但我特别重视这些数字。

不是因为流量高了广告多。

而是每个数字背后,都是活生生的人。

你们的阅读、点赞、评论和赞赏,于我都是莫大的动力。

没有你们,“一首歌的时间”只是自说自话,“情感问踢”也无从谈起。

“一首歌的时间”做到第36期,有一位朋友通过它求婚。

这是栏目迄今,我最高兴的时刻。远超10万+,远超涨粉过万。

因为我相信,在这位朋友的生命里,这篇微信真正占据了位置。

没有连接,一切都是虚妄。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总结这条码字狗的2015年,我会俗套地说一句:

感谢有你。

如果要为这份谢意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

朋友一生一起走。

2016,我们继续相约。

1月,网上流传一篇名为《惊惶庞麦郎》的报道。报道写得很好,可我也有话想说。

嘲笑庞麦郎太容易,理解庞麦郎太艰难

1月,和去年一样,听了李宗盛大叔的演唱会。世界是如此喧哗,让沉默的人显得有点傻。这些人是不能小看的啊,如果你给他一把吉他。

李宗盛:凡尘诗人,唱普世情歌

2月,《甜蜜蜜》重映。有些爱,只能止于唇齿,掩于岁月。Almost a love story。

有些爱只能止于唇齿,掩于岁月

6月,“一首歌的时间”专栏开通。很多人喜欢《漂洋过海来看你》。

未曾异地相恋的人,听不懂这首歌

6月,陈奕迅在台湾金曲奖封王,现场演绎《八号风球》。拆解这首串烧背后的年代故事。

陈奕迅用了10分钟,华语金曲走过30年

8月,刘强东和奶茶领证。网上有段子说,“你不努力,你女儿被同龄人抱着。你努力,你可以抱着同龄人的女儿!”我出来正了下三观。

抱着同龄人的女儿,就是人生赢家了?

8月,结婚了。当晚推送了一篇文章,感谢人生有你。

感谢你,陪我跋涉人生的山川

9月,从一份意外的礼物说起,讲了对传承的感悟。

我们从哪里来,就决定了到哪里去

10月,讲述众口传唱的《山丘》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写《山丘》的10年里,李宗盛究竟经历了什么

11月,“情感问踢”专栏开通。只要你愿意跟这个世界聊聊,总会有人懂你的故事。

那个说要爱你一辈子的人,最后去哪儿了?

原创文章,作者:贝小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eipet.com/401.html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