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万元买来两只藏獒 海口一养狗发烧友的故事

20万元买来两只藏獒 海口一养狗发烧友的故事

  李京起,男,44岁,曾在国内各地从事矿藏开发,目前在海南投资建有厂矿。李京起是一个十足的养狗发烧友和养狗的行家里手,从小到大养过40来只大型犬。今年,他花费20余万元先后购回两只藏獒。他的梦想是要实现在亚热带地区养獒,还要在亚热带建立藏獒繁育中心。

  在海口市国贸大道一幢高楼中,25层的住户赫然在客厅里饲养着两只藏獒(ao)。这户人家的主人名叫李京起,是一位养犬爱好者,今年,他花费20余万元先后购回两只藏獒。

  李京起,男,44岁,曾在陕西、河南、山西等地从事矿藏开发,在海南投资建有厂矿,使他具有养獒的资本。“爱这个爱了一辈子。”李京起说,他最喜欢养大型犬,从小到大养过40来只大型犬。

  李京起所饲养的这两只藏獒雌雄各一,雌獒名为“风”,主人为把它运到海南,共花了10多万元;雄獒名为“旋”,主人为它花了7万元左右。两只藏獒都属河曲獒,皮毛乌黑如缎,没有一根杂毛,“旋”身高64厘米,体重50多公斤;“风”身高58厘米,体重40多公斤。两只獒都只有10个多月,在狗的年龄,它们正在生长发育的重要时期。

  李京起说,他本人最欣赏的狗便是河曲獒。自从养了这两只獒,再看别的狗便“一览众山小”了。除这两只黑獒外,他还从外地预订了两只纯金色獒,两只纯白色獒,两只铁包金獒,明年,这些獒将分批次被运到海南来。这位养犬爱好者的志向是在海南培育三纯极品獒。“很多人说在亚热带和热带地区不能养獒,我偏要做一次尝试,不仅要养好,还要养出极品獒。‘旋’已在我家生活了8个多月了,目前的状态非常好。”李京起说,他有一个朋友几年来一共向海南发过38条獒,全都死光了,最长的仅在海南活了28天,损失共达200多万元。可他,不信这个邪。

20万元买来两只藏獒 海口一养狗发烧友的故事

  李京起自信是养狗的行家里手,其一是他具有丰富的养狗经验,已养过40来只狗。他最早养的一只狗是姑姑家的藏獒所生的小狗,那时他上小学四年级,人们没有经济观念,不懂为狗分品种,再好的狗也随意送人。10年前,他养了一只意大利的马斯提夫犬,养到8个月,长到260斤。其二是他从事过药厂的开发,掌握了很多药理知识,知道如何为狗治病,还掌握有从不外露的医狗“独家秘方”。

  李京起自称能从眼神、体型、动作、声音等方面来挑选真正的名犬。选狗先看它的鼻子是否湿润光洁、眼睛是否有神,健康的狗睡得香、吃得香、运动时兴奋度高。他说,全世界真正血统纯正的藏獒不足百只,中国也仅几十只而已。为寻找“风”,他花了一年零七个月时间,见过无数只黑狗,在北京呆过一个月,专程去贵州看狗4趟,去青海看狗2趟。选獒的学问大着呢,獒的品相不同,身价会相差很大。母獒一窝生6只,有的2、3万元就可买到,有的20多万主人都不卖,主要是它们的隐性遗传和显性遗传不一样。他在朋友们的帮助下,慎重挑选,终于选到了体型和毛色相配、血统纯正的名獒之后。特别是“旋”,是西北獒王黑豹的后代,原来的主人本来要留它作种犬,由于小时营养跟不上,怕培育不成种狗,才把它卖给自己,没想到他花了8个月时间,使这条狗的耐力和发育状态有很大的提高,“旋”原来的主人前不久来海南看到它后,后悔不迭。

  雄獒“旋”来自青海,雌獒“风”来自西藏。它们来海南最危险的事是度过富氧适应期,这一关如果不能顺利通过,便不能成活。因为它们从小生活在海拔3000-5000米的高原上。离开缺氧的生长环境,它们的各项生理状态很难适应。

  两头獒从遥远的西藏和青海运到海南,长途运输又是一重“鬼门关”,李京起为它们准备了纯中药制剂,刚下飞机先给灌纯中药制剂“保命”。“风”从西藏来,倒了两次飞机,从西藏运到成都后又转机到海口,它到海口后第3天反应严重,不吃不喝,主人坚持喂它喝药,一连喝了9天,它的精神才好转起来。在此期间它一直被牵着每天坚持锻炼身体,以此增强免疫力。“旋”和“风”每天要保持运动1万米,早晚各5千米。它们住在25层楼上,为不防碍邻居,一直不让它们乘电梯,只让它们每天早、晚在楼道上走,每天要上下28层楼梯。它们安然度过富氧过渡期后,然后再吃驱虫药,被接种疫苗。很多爱犬的人士喜欢为狗洗澡,但对于藏獒来说,刚到海南时是不能洗澡的,否则会引起感冒和呼吸道感染。从寒冷的西部到了炎热的南方,獒的皮毛会发生巨大变化。“风”到海南时间短,身上有很多绒毛;“旋”到海南已有8个多月,它身上的毛是乌黑发亮的粗毛。李京起说,獒身上有两层毛,一层是绒毛,一层是真毛,他每天拿一把梳子为獒梳毛,一为清洁,二为降温。慢慢地,就把绒毛梳掉了。狗的舌头可以自然调节降温,因此不必担心它们受不了炎热的天气。对于大型犬来说,保持健康的关键是营养足够,每天坚持不超过极限的运动。李京起一贯认为,对于大型犬不能老打吊针,否则会导致肠粘膜脱落,病毒入侵。病了要给它们吃中药。平时要给狗多晒太阳,狗不晒太阳是不长个头的。海南的阳光强烈,最好在上午10点前和下午4点后牵狗出去晒太阳,一早一晚各晒一次太阳。

  藏民有句俗话“藏獒肚子里盛不下二两酥油”,以此形容藏獒不能喂得肥。李京起说,狗的体型越大肠胃越弱,越要细心照顾。每一条狗每顿平均要吃1斤半肉,实际上,它的食量是2斤半,从健康角度考虑,只喂它们吃7成饱。它们每餐还要各吃2斤半狗粮。正常情况下,它一天能长2两半到3两肉。喂藏獒是绝对不能给它吃猪肉的,因为猪肉脂肪太多。他一般喂藏獒9种肉,每个月都专程去屠宰场寻找牛、羊胎盘和牛、羊身上不同部位的肉,还时常喂它们吃鸡鸭肝,给公狗偶尔喂牛鞭,羊头等。这些食物不太好找,每去一次屠宰场,总是要购回够狗吃10天的食物。“旋”和“风”在牧区长大,习惯于吃牛羊肉,主人一般不为狗轻易换食,因为狗对新食物的适应期是7-10天。每周它们可得到一根棒骨,用来磨练牙齿,平时主人从不让它们吃碎骨头,特别是鸡鸭的骨头,怕损伤它们的肠胃。按李京起的经验,狗长到12个月后要每周给它吃半斤新鲜牛肉,来训练它们的嗅觉。海南气温高,还要常给它们喝降火、解毒的板蓝根。

  藏獒45天断奶,断奶后至3个月时,要吃流质食物,一天一夜吃7餐;3个月至6个月每日3餐;6个月后,一日2餐,一早一晚各吃一餐。“旋”和“风”目前正处于发育阶段,每天吃得较多也很精细,两条狗平均每年生活费和疫苗钱算下来,共要花2.4万元。它俩发育成熟之后,就不会吃太多食物了,每月生活费会降下来很多。

  养狗是苦活,不仅要为它们准备食物,还要每天带它们爬楼梯锻炼身体。以前,李京起一个人承担饲养“旋”的所有工作,“风”来到后,他聘请了一位曾在长春当过武警的饲养员帮他的忙。

  李京起讲起这样一桩趣事,自从这两只藏獒到家后,来预订它俩后代的人络绎不绝。即使它俩连生三窝也不能满足预订数量。但他决不会让“旋风”早“婚”早“育”。因为獒的形体、骨骼、肌肉最起码需24个月长成,在12个月前属幼犬。这两只獒目前的年龄均为10个多月,如果让它们现在配种,它们以后就不能再发育了,等它们长到3岁,完全发育成熟后才让它们生育。

  “旋”来海南前3天,由于年龄较小,情绪不太稳定,一连咬了2个人,主人板着脸教训它,从此之后,它没有再咬人。李京起从来没打过这两条狗,他说,獒是会记仇的,即使再生气也不能打它。

  城里的宠物狗遇上陌生人时,总是先嗅嗅你的脚,随后就使劲摇着尾巴讨人欢心。李京起家这两只藏獒却从没有这么客气地对待陌生人。记者在李家看到,“旋”和“风”不仅不对客人摇头摆尾,连主人都无福享受它们“献媚”。它们总是静静地用目光盯着身边人的行动,不轻易咆哮。被激怒时,它们叫的声音很闷,如雷声在腹内滚动。李京起说,它们对小孩和女人以及小型犬总是比较温和,可能认为对方对已构不成威胁,所以不动声色,上次有4个男人一起来家里,旋和风反应强烈。“旋”和“风”在外面散步时,有些狗看到它们总是狂叫,而它俩只是默默看着对方,可能是被它们威严的眼神所震摄,对它们狂叫的狗很快便摇尾乞怜起来。这使主人更加欣赏它们。李京起说,随着体内激素的增加,獒会越来越来沉稳、凶狠,具有王者风范。它们表面冷漠,但内心忠心耿耿,这正是藏獒的特色,在危险时候,只有藏獒不愿背主而逃。

  藏獒是世界公认的最古老、最稀有的犬种。据神话传说,在古老的青藏高原,有一年,天降大雨,山洪暴发,大地陷入一片汪洋之中,人畜死亡无数。剩下的那些活着的人们,正在饥寒交迫、恐惧、绝望之时,忽见天空光芒四射,从天上飞来一位骑着一头像狮虎般怪兽的神仙活佛。活佛的坐骑就是藏獒。活佛和藏獒的到来,使“云开日出,大地复苏”,人们又可生存延续下来。故在青藏地区,一提起藏獒都对它敬尊无比,视它为上天派来的使者、活佛的坐骑、民的保护神。

  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的大卫·阿尔德顿,在自然史和宠物饲养的学术研究上享有崇高的威望。他对我国“西藏獒”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认为:“由于西藏獒曾跟随亚历山大大帝的军队远征,现在欧洲等国改良繁育出的许多獒犬、大型巨犬都来源它的功劳。”

  内行人都知道,藏獒的珍贵在于其拥有神威的外形,忠心的品质,王者的气质。国内一些狗贩子和爱犬者蜂拥而至,上西藏、奔青海、下甘南、跑四川,像大海捞针般寻找藏獒。

原创文章,作者:贝小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eipet.com/487.html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