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养犬条例》还没最后敲定 藏獒报价跌到千元

  【核心提示】 哈士奇犬,300元;小型贵宾犬,200元;萨莫耶犬,300元……这是7月1日,郑州最大的专业狗市——— 北闸口狗市上多数狗贩所能承受的成交价。而两个月前,这样的价格简直是天方夜谭:当时,一条萨莫耶犬少则3000元,多则过5000元,一条哈士奇犬的成交价至少得1500元。

  狗价暴跌,和6月中旬郑州市人大常委会通过的 《郑州市城市养犬管理条例 (草案表决稿)》(以下简称 《养犬条例》)不无关系,专业人士认为,郑州的“狗产业”始终没有成熟起来。

  ●狗市熊市所有狗都贱了藏獒跌到千元

  北闸口狗市,是郑州最专业的宠物狗交易市常6月30日、7月1日这两天是双休日,这里的狗市迎来了一周内“法定”的两个交易日。

  一提起近日郑州的狗价,北闸口最大的一家出售宠物狗的商店——平平犬业的老板刘芳直摇头,她说:“只要是以前上价钱的狗,现在全部跌价了。”

  刘芳说,从6月中旬开始,她经营的宠物店就一直在经受跌价,5月份时,一条哈士奇可以卖到1500元,现在300元都没有人买;她养的巨型贵宾犬,以前幼年时就可以卖到两万元,现在几千元钱都没人要。“不管大狗小狗,所有狗都贱了。生意没法做了。”刘芳说,最近20天,她每天都做赔钱生意。

郑州《养犬条例》还没最后敲定 藏獒报价跌到千元

  刘老板说的,在其他狗贩那里得到了证实,目前郑州的狗价,在两个月前,是所有狗贩想都不愿意想的。

  上午10点多,刘芳的宠物店来了一个主顾。来人牵着一只戴着口套的成年藏獒,请刘芳以1000元的价格将它卖了。而刘芳没敢收留这个主顾的藏獒,“这只獒,小时候都值8000元,现在才1000元”还是不好卖。

  买狗市民观望等待更低价

  相对于狗贩们痛心疾首般的无奈,那些准备养狗的市民又有何想法呢?

  来北闸口狗市转悠的市民,多数只是问问狗价,他们中很少有人掏钱买狗。一对走进平平犬业的恋人,站在铁栅栏外逗着一条牧羊犬,问了问价格后离开。“还不想买,我们社区有不少人打算卖狗呢。”郑州锻压厂社区的小刘说,他们社区有不少养狗的人家,最近看了报纸关于《养犬条例》的报道后,都不打算继续养了,有的送人了,有的贱价卖了,还有的丢了,“我来看看,比较一下价位”。

  平平犬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自从郑州市人大审议通过了那个《养犬条例》后,很多来狗市看狗的买主都谨慎了,他们都在观望着养狗政策的走势。

  ●暴跌原因

  市民望狗却步 狗价自然要跌

  在狗贩们眼中,郑州市人大审议通过的《养犬条例》,是狗价暴跌的直接导火索。

  6月22日下午,郑州市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9次会议表决通过了《郑州市城市养犬管理条例(草案表决稿)》。待提请省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后即可施行。

  在这个《养犬条例》中,新增了6处犬只不得进入的场所:火车站、汽车站、广尝公园、运动场馆、游园。而机关、幼儿园、学校、医院(不含动物医院)也都在禁止狗狗进入的场所范围内,养狗者可以遛狗的区域基本只能在自家楼院内。

  让一般老百姓“害怕”的内容还有,逃避犬只注册将被“惩罚”1000元;在个人养狗前,必须与居(村)民委员会、业主委员会签订养犬义务保证书;养狗必须缴纳600元的管理服务费、每年200元的复检费也是让养狗市民却步的主要原因。

  “遛狗场所少、办证麻烦、费用不低,谁还养狗?”自从6月中旬,看到郑州的《养犬条例》的大致内容后,刘芳就一直这样反问。

  狗市不规范 禁不起风吹草动

  刘芳的丈夫早年在成都从事犬生意,他们之所以来郑州发展,看中的就是郑州日益富足安定的生活所拉动的狗市繁荣。

  刘芳介绍,最近两三年,郑州狗市刚起步,并逐步开始步入正轨。“两年前,郑州基本上没有名犬,那时候,好犬都是从成都空运来的。”刘芳刚开始的生意就是空运名犬。

  郑州狗市最红火的一年是去年,因为去年是狗年,很多人因为经营狗而发了财。繁荣的狗市让更多人闯进这个行当。刘芳说,据她了解,仅去年郑州周边就新开了数十家狗场,“他们一投入就是几十万元,打算在红火的狗市大捞一把。”

  狗场多了,名狗多了,但与郑州相配套的规范的宠物狗交易市场却没有,仅以北闸口为例,这里的宠物市场仍是松散的地摊交易场所,只有固定的日期——每周双休日两天,其他相关的管理和规范都不存在。

  新的《养犬条例》还规定,禁止利用开办动物诊疗机构或者其他动物用品经营活动变相进行犬类交易。如果这个条例实施,北闸口这样的“开放”狗市将被取缔。

郑州《养犬条例》还没最后敲定 藏獒报价跌到千元

  对此,刘芳表示,郑州的狗市不规范,只要遇到不利于养狗的政策出台,狗市就会遭殃。这一点还不如开封的狗市,那里的狗市还专门有人管理,除了收取管理费用,狗市有时还承担监管职责,比如打疫苗等问题。

  狗市存在泡沫 价跌没啥奇怪

  在北陈伍寨养了15年宠物狗的老陈是个老江湖了,谈起郑州狗市,老陈站得更高。

  老陈说,中国的狗市第一个繁荣期出现在1992年、1993年。当时,一条好京叭就可以卖到30万元。

  而仅仅过了一年,1994年的时候,北京市出台了限制养狗的政策,京城狗市狂热“消退”,带动了其他地区的狗市衰落。那时,一条京叭的身价已跌至千元。而如今,一条京叭也就百元左右。

  老陈评价郑州的狗市也存在这样的问题:狗市繁荣了,很多人拥向狗市,达到一定程度,形成泡沫。老陈说,这样的泡沫要有一个导火索才能破碎,而这个导火索自然和《养犬条例》分不开。“很多狗都是炒热的,这也不奇怪。当年炒藏獒时,一条几十万元,养的人越来越多,现在自然慢慢就便宜了。”年近70岁的老陈不紧不慢地说。

  ●暴跌影响

  和狗有关的产业 都在振荡

  7月1日中午,平平犬业的店铺里,指着地上堆着的大袋狗粮,刘芳诉苦说,这些狗粮都卖不出去了,《养犬条例》对大型犬有限制,她的大袋狗粮销售受阻。

  不仅如此,平平犬业经营的狗饰品、狗食品等商品也在逐步退柜,刘芳已经半个月没有进货了,把这些积压的货物卖完,她就不再进了。

  刘芳的北隔壁有一家宠物医院。刘芳说,她和这家宠物医院的老板聊天时,对方表示正有转行的打算。

  而在平平犬业南边,一家在北闸口经营了十几年的宠物商店,在6月底转让了。

  河南省犬业协会的常务理事姚雁这样评价郑州狗市没落的影响,他说,狗价降低后,和狗相关的产业都受到影响,宠物医院、宠物狗美容、宠物狗食品等产业都会受创。

  全省其他市的狗市也难逃低迷

  刘芳和老陈等业内人士均表示,郑州狗市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其他市的狗市,其他城市消费能力有限,仅就名狗而言,其他市都依赖郑州的供应。“现在,焦作的狗贩都是来郑州买狗,他们肯定也受到影响。”刘芳说。一位狗贩来往于开封和郑州之间,他表示,郑州狗市是河南狗市的缩影,郑州是开封犬业的主销通道。在郑州狗市低迷的现状下,省内其他市的狗市也会经历同样的命运。“能不能将这些狗运到省外其他城市?”对这个问题,曾经做过空运宠物狗生意的刘芳透露,国内如成都、北京等城市,其宠物狗市场都很成熟,狗价也不是很高,加上高昂的运输费、省与省之间宠物狗检验检疫标准等问题,注定了将郑州的狗运到省外卖是个不切实际的决定。

  ●狗市出路羡慕成都养狗政策希望郑州学学

  刘芳和丈夫都是四川人,采访中,他们对成都的养狗政策很赞赏。刘芳介绍,成都市民养狗,政府不收取任何办证费用,除了免费办证,有关管理部门严格管理、强制犬只打预防针。

  刘芳将成都的狗市繁荣归为当地养狗政策的宽容,但对郑州的《养犬条例》也不是一概反对,她表示,养狗可以限制,但应该区别对待,比如名贵犬和普通犬,就不应该收取同样的办证费用;更应该区别开大型犬和烈性犬,很多大型犬都是温和性格,不能规定禁养大型犬。

  外向型犬业应该得到扶植

  昨天下午,河南省犬业协会常务理事姚雁表达了对郑州狗市的担忧。

  姚雁称,今年上半年,郑州狗市开始出现衰落迹象,郑州上万专业养狗人,超过95%都在赔本经营。

  “郑州狗市还不成熟,需要政府的正确引导。”姚雁说,成都之所以成为全国最火的宠物狗市场,除了专业规范的交易市场外,还有散户市场,高端、低端顾客都能找到自己的所需。

  而郑州的狗市没有规范的市场,姚理事表示,成都的狗市是外向型的,而郑州的狗市却是内向型的,郑州只能满足市内、部分省内顾客。他说,郑州要像成都一样,以低房租吸引狗贩,活跃市场,吸引外地狗贩。“增多犬只的‘出口’,才能根本解决难题,否则,郑州的狗市只能灭亡”。

  谈起今年6月20日,在花园北路与连霍高速路交叉口举行的全球最大的宠物文化公园奠基仪式,姚理事表示,如果郑州的狗市还是像目前这样疲软,对这个在建的宠物文化公园也将是个打击,到时候很可能没有狗贩入驻。

原创文章,作者:贝小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eipet.com/825.html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